/ 留学生活

我的室友搬走了

我的室友来来去去有那么几个,但是流水的男生其他人,铁打的女生就我们三个:老少女我,美少女Anne, 非主流美少女Erica。哈哈哈,我对这三个名字很满意,也是个少女组合呢。

1

很神奇的是,我们三人之前都在深圳工作。我们住在一栋老house的一楼里,蚂蚁多,有蟑螂,后院收衣服时会看到不知名的动物在围墙上驼背走,门前挂着老大的蜘蛛网和巨大的蜘蛛,池塘里的青蛙经常哇哇叫到半夜。很乡下很农村,出门见不到几个走在路上的人。

2-1

我们的日常是讨论分享护肤品,啥时候去超市买菜,煲汤做奶茶,在厨房各自做饭,然后吃完饭在客厅聊人生工作爱情生活,一聊就过去一个多小时。反正我们过着极其寡淡的日子,之前约好每天早起去跑步,坚持了没一个月,后来因为我的打工而草草结束。有天跑步看到几树的白鸽在枝头抢树叶吃,咕咕叫个不停。一树的白鸽,也是很唯美了,哈哈哈。

3-1

我们一起做的疯狂的事大概是半夜搭火车去酒吧。别人都是吊带抹胸高跟鞋,我们穿了自认为最sexy的T恤短裤和平底鞋。因为门口彪形大汉的保安,摇晃的灯光以及嘈杂的音乐怂到不敢进去,于是我们三人晃荡在晚上人多得出奇的Fortitude Valley, 看她们苗条的大腿,结果被一个喝醉的白人冲上来用中文说 “你好漂亮”(主要是说她俩), 吓得我们只能去一家安静的日本酒屋吃薯条喝梅酒,哈哈哈。果然深夜纸醉金迷的放纵不适合我们,我们不一样,不一样。

4-1

5-1

然后我们去澳洲大陆最东边,不知道要提前订车,最后就Uber2个多小时去了另一个州,路上看到各种牛马农场,人迹更罕至。虽然真的是很晒,但蓝色渐变的海美得像鸡尾酒,我们爬灯塔看肉体荡秋千感叹人生真美好要及时行乐,傍晚坐在石头上吹海风看日落,真的幸福了。虽然吃的东西真的是难吃,要走半小时才能打到车,但就是那句,今天的风真好,它让我忘记我没有钱。

6-1

7-1

8-1

这边人过节的仪式感体现在各种放烟花和看烟花。早早就去河边抢看烟花的好位置,他们对烟花的迷之喜爱让人费解。她俩经常去,因为这边的生活真的很无聊啊。我还是喜欢自己除夕在长江边儿放的野烟火。

9

圣诞我们去爬了山,又去了空荡荡的街,第二天boxing day以为会买很多东西,以为会很嗨,结果发现打折没那么大力度,囊中羞涩也只是买了刚需护肤品以及帮别人买包,而我只买了杯奶茶。

11

新年第一天,我们又去海边踩水,美少女和非主流少女拍了半小时没拍到一张合适的自拍,而我已29,已经放弃自拍。

12

现在剩我一个,月底我也要搬走了。再也没有互相吐槽这边的文化,互相吹捧这边与世隔绝的幸福,互相打蟑螂杀虫子,互相约好去城里浪吃东西的日子了。生活又把我们推到了下一个阶段,感谢并记下所有有缘遇见时的感动,be happy, be strong and move on好不啦。

13

我的室友搬走了
Share this